《中考物理实验专题突破》-北京2018年物理中考复习用书

zyjedifier | 未分类 | 2018-01-17
《中考物理实验专题突破》-北京2018年物理中考复习用书
简介:从北京2015年一模二模到17年一模二模及中考真题的实验部分,进行专题汇编,近250页。副目录与部分专题样片。 [阅读全文]

累差测量,别样的方法测长度

zyjedifier | 未分类 | 2018-01-12
累差测量,别样的方法测长度
我们先假想一个个场景: 第一幅图:分别把高为5厘米和6厘米的长方形积木靠近摞起来,直到齐平为止。自上到下分析,每块小积木比大积木高度少1厘米,第五块小积木比第五块大积木正好少了5厘米,被第六块小积木填充。     这个场景不难想象,好的且看下一幅图: 从积木对齐的表面开始向下分析,不难发现,第三幅图: 通过... [阅读全文]

浅论动画教学的带入感

zyjedifier | 未分类 | 2017-11-14
多媒体(动画)教学的演示效果是他的一大优势,在传统课堂中为了说明白一件事,说清楚一个操作,讲清楚一个道理,都需要做演示,如果是一个老师对应有限几个学生,那么实物演示效果是可以保证的,但是如果学生多于十个,又是传统稻田知识传输模式,那么演示效果随着相对老师距离来说大幅递减,这是讲过依然不会的一种重要的客观因素,距离是使讲授的吸... [阅读全文]

刘维民院士:重视研究“摩擦” 促进经济发展

zyjedifier | 未分类 | 2017-08-09
■中国科学院院士 刘维民 工业领域应用摩擦学知识,可节约潜力估计为GDP的1.55%。 摩擦无处不在,我们的一举一动、一颦一笑都产生摩擦。它消耗了1/3以上的世界一次性能源,所有装备运动部件都涉及摩擦、磨损和润滑,磨损或润滑不良导致了约60%的机械动力设备运行故障或失效。中国工程院咨询报告《摩擦学科学及工程应用现状与发展战略研究》指出:... [阅读全文]
ė views 6 没有评论 0

飘着的数学和跳着的物理

zyjedifier | 未分类 | 2017-08-01
数学和物理自打娘胎出来就是一对CP好友。 数学是研究数和形关系的学科,强调主观逻辑。 物理是研究物质组成结构和基本运动规律的学科,强调对客观的认识。 一个是矢志于抽象的“数形”,一个落足在客观的“事物”。 研究数形的数学家们,像是一群修士,有着崇高的信仰“万物皆数”, 在思维中去解读他们心中“上帝的语言”。 物理学家则显得... [阅读全文]

教育的一些观点

zyjedifier | 未分类 | 2017-07-28
一.教育与监督 教育的发展源于对教育深刻的认识和中肯的建议,而当下的教育环境却少有此类的批评,这是一个非良性的教育生态。纠其原因,或者我们已经容忍了教育其实就是一种利益分配的形式手段,我们已经默认教育就是人才选拔机制,学而优则仕,学而劣则去,而对于人才培养方面的工作,教育其实做得很是不足。就以个人所经历的学校而言,真没有多少... [阅读全文]
ė views 6 没有评论 0 ,

知识的价值

zyjedifier | 未分类 | 2017-07-27
知识的价值
一.知识本身没有价值 当年欧几里得讲几何学,有学生发问道,这学问能带来什么好处?欧几里得叫奴隶给他一块钱,还讽刺他道:这位先生要从学问里找好处啊! 知识是人类观察总结思考的结果,在你学习之前是对你是没有价值的。 二.用知识的过程赋予知识价值 法拉第发现了电磁感应,演示给别人看,有位贵妇人说:这有什么用?法拉第反... [阅读全文]

物语心香:生活是一场修行(老友见面记)

zyjedifier | 未分类 | 2017-07-27
物语心香:生活是一场修行(老友见面记)
很多年没见的老朋友,相聚茶楼,口吐芬芳,清香愈昔。 茹素饮食,义工善举,身心意的文化熏修。 阔别多年之后两相形较,清浊自辨,惭愧心起。 生活需要榜样,真实的榜样。 生活需要修行,利己利他。 赞叹,自勉 [阅读全文]

什么是试题的难度、信度、区分度

zyjedifier | 未分类 | 2017-07-25
  一.试题的难度 (一)什么是难度 难度是指试题的难易程度,是评价考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指标。一个题目,如果大部分考生都能答对,那么这个题目的难度就小;如果大部分考生都不能答对,那么这个题目的难度就大。 (二)难度的计算 1.单个选择题目的难度计算 单个选择题的难度通常以通过率表示,即以答对或通过该题目的人数占考生人数的... [阅读全文]
ė views 6 没有评论 0

一个美国华人教授写给被开除学生的信:值得一读

zyjedifier | 未分类 | 2017-07-24
  XX同学: 接到你要求“保留学籍”的上诉被研究生院董事会驳回的消息,我想告诉你:这是你的失败,也是我的失败。你很难过,我也很难过。一个教授,一辈子培养不了多少研究生。你祟拜的Y教授,刚去世,他一辈子也就培养了九个“东西方比较哲学”的研究生。我创建的C大“东西方比较研究”,从第一个研究生到最后一个研究生,一共十一个。你是第十... [阅读全文]
Ɣ回顶部